当前位置:首页 > 1 > 正文

美联储会议纪要再释“鹰派”信号,政策转向时点仍有待观察

  • 1
  • 2023-01-06 00:36:01
  • 509
摘要: 21世纪经济报道 美联储与通胀的抗争仍在继续。 当地时间1月4日,美联储公布2022年12月议息会议纪要。这份重申了...

  21世纪经济报道

  美联储与通胀的抗争仍在继续。

  当地时间1月4日,美联储公布2022年12月议息会议纪要。这份重申了美联储“鹰派”立场的会议纪要显示,政策制定者仍将政策的重心放在对抗通胀之上,强调美联储需要维持“限制性”的货币政策立场,直到后续有更多证据使其确信通胀处于持续下降的轨道上。

  纪要显示,尽管近几个月以来价格上涨的趋势已有所缓和,但鉴于目前通胀水平仍处在令人难以接受的高位,与会官员普遍认同不应在达成其2%的通胀目标前过早地放松货币政策。

  整体来看,通胀前景的上行风险仍然是现阶段影响美联储后续政策路径的关键因素。向前看,经济学家与分析人士普遍指出,如何在控制通胀回落与防止经济过度放缓的风险中保持平衡,将是美联储持续面临的艰巨挑战。在经济衰退的阴霾之下,美联储是否仍将坚持其鹰派立场,还是会在经济“硬着陆”的威胁下开启政策急转?

  这一切在新年伊始之际,似乎仍然充满了不确定性。

  美联储继续“放鹰”

  12月的会议纪要继续印证了美联储对抗通胀的坚定立场。

  从纪要来看,多数与会官员普遍认同虽然2022年10月与11月的通胀数据有所回落,但整体通胀水平仍然过高,加之就业市场仍然十分紧张,因此还需要看到更多数据来证明通胀回落的进展。

  同时,与会官员在12月的会议上承认,美联储需要同时平衡两种风险,即加息力度不够,导致通胀问题延续,以及加息过度,导致紧缩政策的滞后效应对经济增长产生不必要的拖累与冲击。

  但部分与会官员认为,做得太少导致通胀再次失控的风险目前仍大于做得太多。鉴于此,纪要在强调未来加息幅度保持一定“灵活性”、保留一定政策调整空间的情况下,重申了对通胀前景上行的担忧,仍是影响后续政策决议的关键。

  EY-Parthenon 首席经济学家Gregory Daco指出,12 月会议纪要强调了美联储为确保抗击通胀的可信度而做出的努力,每一个温和的迹象都被鹰派的表现所抵消。

  摩根士丹利全球投资办公室模型投资组合构建主管Mike Loewengrat也表示,此次的会议纪要充分地提醒了投资者,利率或将在 2023 年全年保持高位。

  Horizon Investment Services的首席执行官Chuck  Carlson指出,(美联储)仍然希望向大众传达对通胀保持强硬的态度,从会议纪要来看,美联储的政策在今年上半年转向的可能性非常小。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在纪要发布前也以十分鹰派的论调表示,即使通胀出现下滑迹象,美联储在2023年至少还有100基点的加息空间。强调任何让通胀在更长时间内保持高位的迹象,都可能说明有必要将利率上调至更高水平。

  政策转向仍有待观察

  此次公布的会议纪要无疑强化了美联储短期内将继续保持紧缩的信号。

  纪要显示,在2022年12月的议息会议上,与会者预计继续上调联邦基金利率对于实现美联储的政策目标是合适的;同时,尚无任何一位与会官员认为应在2023年开始降息。 这一观点显然与当前市场对美联储或将于今年年底转向的预期不符。

  对此,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前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胡捷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并不认为美联储会于今年结束紧缩,进入货币宽松的状态;市场可能普遍低估了美联储的决心。

  事实上,纪要中也传达了美联储对这一分歧的担忧。与会官员认为,现阶段市场对其在2023年可能维持高利率的决心有所低估,可能会导致金融环境“不合意”的放松,从而影响美联储控制通胀的有效性。种种迹象均表明,美联储在努力打破市场对其“转鸽”的期待。

  胡捷解释道,美联储之所以保持鹰派立场,主要原因还是其控制通胀的首要目标尚未实现。最近的通胀数据距离2%-3%的理想目标还差得很远。但好的迹象是,通胀确实在不断下行的过程当中,且有理由相信这一趋势应该会延续。因此,在目前的水平上温和、持续地加息,而不是激进地加息,直到达到5%左右的基准利率,应该是比较合理的政策选择。

  胡捷预计,在接下来的前三次FOMC会议上,美联储还会继续加息,只不过加息幅度会变小,大概率三次都会是25个基点。胡捷还强调,哪怕加息结束,他也不认为美联储会马上转入宽松。

  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策略师王昕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指出,从利率期货的表现上来看,市场认为美联储在2023年下半年就会开始降息,显示过去这段时间,市场跟美联储一直在观点上存在比较明显的分歧。但考虑到对经济衰退具体时点的判断仍有较大不确定性,目前就押注美联储降息还为时过早。

  王昕杰预计, 美联储在今年上半年还有加息的空间,预计利率峰值会在5.25%左右的水平。不过在他看来,美联储有可能会在下半年开始降息,到今年年底前,或将降到4.5%左右的水平,会有一个明显的转折。

  至于转向的具体时点,王昕杰分析指出,随着通胀见顶回落相对确定,美联储可能会更关注就业市场的动态。而就业市场的数据通常不是渐进式的,一旦风险因素发生变化,可能会在短期内突然转向悲观。因此,就业市场的转变或促使美联储的政策也随之发生较快调整。

  谈及对金融市场的影响,胡捷指出,美联储鹰派的立场并不意味着金融市场一定会在宽松没到来之前一直承压。只要加息的路径比较清晰,资本市场上的流动性压力就会得到明显缓解。

  经济衰退或是大概率事件

  会议纪要还显示,委员会经济学家预测经济有下行风险,美国2023年的经济增长或将“显著放缓” ;同时预计未来三年的实际 GDP 增长将“保持低迷”。事实上,经济学家普遍预计,美国大概率可能于2023年某个时候遭遇衰退,而美联储的加息则加剧了对衰退的担忧。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日前表示,美国衰退是联储收紧政策“最有可能的结果”。

  王昕杰告诉记者,从过去两个季度,即自2022年下半年起所观察的宏观数据来看,预示美国经济可能将陷入衰退的宏观指标其实已越来越多。除就业数据外,无论是债券收益率的倒挂、美股市场技术性的熊市、通胀、消费者信心和企业信心以及制造业数据等等一系列的宏观经济数据,都预示着美国2023年有接近八成的可能性会进入到衰退环境。

  从过去的经验来看,王昕杰指出,如果美国经济在2023年下半年开始衰退,或将在2024年上半年就有机会走出衰退。此外,由于本轮调整是在对抗通胀的情况下主动降低需求、为过热的就业市场降温,预计本轮衰退大概率不会产生结构性的影响,且有机会可以避免“硬着陆”的情况。

  前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也表示,由于美联储为遏制通胀而必须采取的行动,美国经济相当可能陷入衰退,但可能不会出现严重的放缓,经济衰退很可能只是因为美联储必须采取的行动。

  胡捷则认为,美国经济究竟是否会在2023年陷入衰退还值得观察。但显然无论是华尔街还是学界对于这一可能性都保持着高度警惕。整体来看,有可能会出现衰退,但他同样认为,“硬着陆”,即严重衰退的可能性较小,更可能是一个温和的、经济增速放缓的衰退。

  (作者:李依农 编辑:包芳鸣)

发表评论